居酒屋裡的日本酒職人 大人物(內含代理商資訊)

[侍者群像] 桌邊滾動的貓跳式服務 -居酒屋 樵-與靈魂人物「小四」

金庸的武俠小說內容是江湖,而江湖的組成物是「人」。喝酒的地方總是有很多故事,貫穿其中的魔術師乃是侍者

我雖然不知道「樵」這間居酒屋開多久,可想想大約也有四五年的時間了吧!這間料理店以逛習慣日本居酒屋的旅者來看的話應該很困惑吧?!菜色好像以串燒為主,可是你點得到現切的生魚片;好像賣的主要是日本酒,可是你要喝其他烈酒店家也生得出來…除了店裡的女服務生都很漂亮之外(對不起我被老闆娘用點38抵著右邊太陽穴…),那麼哪裡有一點不同跟台北市數以百計阿里不搭的「居酒屋」相異呢?

臺灣的人想幹餐飲業很奇怪,林林總總的年輕人大部分加入餐飲業的目的是開店、每個人都想當廚師「學點技能」,而很少人對幹一個好的外場侍者會下心力精進的。想想各行各業都需要傑出的業務「把東西賣出去」,比如說賣房子的,一幢一幢漂亮美廈晾在那裡,若沒有勤奮業務努力將商品介紹出去,還以為土梆梆無感情的房子就可以輕鬆的賣出去啊?然後餐飲業不重視「專業侍者」實在很奇怪,薪水比低的、受重視度永遠比不上內場,所以流動率這麼高的外場人員真的有益於餐飲業的經營嗎?

居酒屋- 樵-的靈魂人物,乃  小四先生  這位專業侍者。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小四先生很像蘋果日報上頭版背面連載的「加菲貓」。大概四十來歲,金門人出身的小四先生乃是標準面惡心善的大叔。除了面對日本酒商的業務拼命殺價的兇狠外表之下,對於詮釋「服務的真諦」才是讓我一定要寫這篇之因。

以同樣販賣日本酒維生的同業而言,小四先生在形容日本酒的時候,擁有比一般唎酒師更棒的形容詞。你說高檔大吟釀有什麼不一樣?廠牌的故事、不同的喉感、甚至搭餐的實務經驗,這個不是一堆只曉得抄襲翻譯日本雜誌上的笨蛋們可以做得出來的。我寫作日本酒的專欄很多年了,有時候會有讀者寫信問我考唎酒師證照的事情,我想藉此篇文章統一回一下:如果認為考完那些有的沒的證照就以為可以輕鬆的從事日本酒唎酒師的工作的人,您實在是想得太簡單了這樣。唎酒師的人生就像是打電動一樣,新手不好好專心砍史萊姆練功,就等著被路過的菁英怪屌虐無誤。

我常常在這間居酒屋附近的廉價咖啡店泡著看書寫稿,所以常常會在回家吃媽媽的愛心晚餐之前拐個角過去探望小四先生。除了偶而對展現初老症狀的重複內容對談吐槽之外,倒是也從小四這邊學到不少應對客人的技巧,比如說如何引導消費者選擇日本酒、按照時令推薦菜色等…要說舌燦蓮花也好、察言觀色也罷,面對形形色色的消費者都能輕鬆處理的智慧,真心覺得大多數臺灣餐廳的外場們都應該好好努力才是。

推薦菜色:限量特上雞心串燒,一百多塊;和小四先生對談日本酒,無價。

如果擺著不是桌子而是浴池,就可以當錢湯了說(誤

如果擺著不是桌子而是浴池,就可以當錢湯了說(誤

 

小四先生的戰利品們,雖然也是被我吐槽的對象就是XD

小四先生的戰利品們,雖然也是被我吐槽的原因就是XD

 

外表像是走極道的兄貴,內心卻無比柔軟細膩的小四先生。

外表像是走極道的兄貴,內心卻無比柔軟細膩的小四先生。

 

居酒屋的百寶箱、各式日本酒,其中也不乏珍禽異獸…

★店家資訊★

樵 居酒屋
台北市東豐街38號
電話:02-23259680

Facebook Comments

You Might Also Like